Sky's the Limit

Silco
Omnivorous, intermittent, and not trustworthy at all.

【火影】走火(卡伊)

  

咕啾。

在一陣靜謐中,首先響起的是這樣的聲響,然後是啪啦啪啦抽面紙的聲音。

「辛苦了,伊魯卡老師。」

那溫柔嗓音低低的,帶著輕巧的笑意,語調滿足得活脫脫是吃完一樂說著謝謝招待的漩渦鳴人,發著光。不過在他的腦海裡,上司那張臉跟這歡快背景的結合莫名使他不寒而慄。

「⋯⋯」

給那低沉嗓音的回應卻很模糊,細細碎碎,像含在嘴裡的慾望仍舊滿滿當當,卻吐不出道不清,晦澀難明。

「這真的不是我的錯啊,剛剛⋯⋯然後⋯⋯你⋯⋯是吧?」

拔高的辯解。排在句子後頭的解卻匡啷啷掉了滿地,一如方才辦公桌上的卷宗被一掃而空落地時那悶響。他估計樓下的文書部肯定要以為火影樓準備倒塌了。那絲毫不帶裝束的狡辯倒是穩穩地放在桌上了,呈大字型,無力推拒。他不用看都知道。

「你老是這樣⋯⋯一天,能不能認真幹活?」

終於發出聲來了,但沙啞難辨,音量又低,有大半句話不著調,不知道是疲憊還是情慾的影響,或憤怒?他有點好奇,不過理智戰勝了一窺究竟的興味,為了性命著想,他還是乖乖躺著就好。

「可是,看到你我就忍不住啦。」

撒嬌,這絕對是撒嬌,還是特別高級的那種霸道風,如打樁特地選在軟土深掘之地,就像這回話的主人做的那樣,把自己一下一下敲入對方更深的地方,無論身心。

「⋯⋯回家⋯⋯」

對方囁嚅著,只能依稀聽到這兩個字。哎呀,肯定是害羞了。其實那是個很容易臉紅的人,不管是前輩後輩都喜歡逗弄的對象。不過自從定了下來,就算在受付室幸運遇到也少有機會再給他們逮著玩。

「等不及了嘛,你知道我已經在這裡關了多久了嗎?我本來還以為歷代火影都剛好是工作狂,結果是不得不啊!這根本不是人做的工作!你看,緊急文件剛剛堆得有這麼高呢!這麼高喔,要不是你來救我,我就要淹沒在裡面了啊!」

一陣激烈的抗議,不過其實也才午時三刻而已,而那個人也只是來送便當,否則他的上司可以不吃不喝直到當天的公事處理完畢。這兩個人都是習慣把事情往身上攬的人。

「知道堆得那麼高還不趕快好好工作!」

那個人突然恢復了嚴師的語氣,興許是在學校裡待慣了,對待任何輕慢的態度都是一副教小孩子的語氣,膽敢在受付室裡怠忽報告的傢伙都接受過這種愛的洗禮,即使是上忍或暗部他也一視同仁,這大概就是其中一個他廣受喜愛的原因。自己也曾經受過一頓訓,不過不知為何,總感覺如沐春風。

「是────

他能想像上司垂頭喪氣的樣子,不只是平常唯一透露出情緒的眼睛都萎靡了,連一顆銀色的頭都聳拉著。也只有在這個人面前,上司的表情才這麼多變,他有幸見過幾次,只能說是大開眼界。他現在只能用聽的真是可惜了。

「而且竟然還在三代目的辦公椅上,你到底在想甚麼啊,我還認得我小時候放爆炸符的痕跡呢!」

唔哇,這情報真是勁爆,在火影的辦公室放爆炸符?看來不只那些令他驕傲的學生小時候都是個調皮蛋,連老師本身都是啊…等等,原來那樸實的椅子這麼久了,年紀該不會比他還大吧,是不是該送去木葉文物館甚麼的給人瞻仰啊?話說回來,這老當益壯的椅子竟到了堅不可摧的地步,熬過了五代目的鐵拳,還能撐住兩個成年男性的吱呀。

「我還以為你會稱讚我節儉呢,畢竟現在木葉窮得要命。你知道,最近編列到工務課去的預算都被某個熱血的老師爭取去修復學校了。」

「啊⋯那是⋯那是應該做的!學生的教育不能等啊!」

某個熱血的老師是這麼說的。

「難道我的腰背就這麼不值得被關心嗎,哎呀,我真是太傷心了,伊魯卡老師,你下半生的幸福可都指望在這上頭了。」

「…我的腰背才值得關心吧!」

冷不丁來了句吐槽,他差點大笑出聲。哎呦,危險危險,可不能曝露了呢。

「哦,是嗎?哪裡不舒服呢?我來幫你看看。」

「不、不用了──

啊,又要來了,他心算那腳步聲,他們這次終於是到沙發上,饒過了那張飽經風霜的辦公椅。他放鬆地想那沙發果然是對腰背比較好啊,本來就該多多利用。

 

「啊,你現在最好別進去。」

幸好他即時阻止,奈良上忍喇叭鎖都旋一半了。他是不會承認自己聽這擦槍走火聽到快走火入魔,差點要釀成大禍的。

奈良上忍用那慣常的不耐表情看著他,「我知道,但這份文件三十分鐘前就該送出去了。急件,紅色的大字,有看到嗎?」

「唔,你也知道⋯即使已經不再出任務了,火影大人的體力還是⋯」

「我管他體力還好不好,就算他射到只剩下簽一個名的力氣我也要他現在立刻馬上給我弄好這東西。」

「呃⋯⋯」他一時語塞,覺得自己臉上的熱度達到了面具隨時都可能燒起來的程度。

啊啊,該怎麼辦呢,要是是天藏前輩的話,會怎麼解決呢?自然是不可能對付認真工作的奈良上忍了,難道是用木遁強行把火影大人抓起來工作嗎?還是其實是要隔離忍者學校的那位呢?

他陷入一團混亂。

「唉,麻煩死了。」奈良上忍彷彿看他面具下的臉被堵得都不知道是甚麼窘樣了,有點可憐他的樣子。

「找不到鑰匙呢,那我就十分鐘後再來開門了。」

「啊⋯⋯」

他是不能看到這喊聲怎麼轟炸過整個火影辦公室,不過拳頭揍到臉上導致的悶哼、套上背心的稀稀疏疏和嗤啦的拉鍊聲倒是能聽得一清二楚。

「你也辛苦啦,要服侍這種人。」

「啊,不會,彼此彼此。」

誰叫我是海野伊魯卡後援會會長的直屬手下呢,他搔搔面具的鼻頭,會長吩咐要全程監視中忍教師的命令可不能有一刻落下,對吧?

 

END

 

2018/6/27



總之這是來自期末考地獄的超短打,用話嘮暗部小年輕的視角寫了一直很想寫的事後梗,好想住在火影辦公室的天花板上啊!

起頭完全是因為PIXIV上烏龍茶太太的畫,在火影辦公室裡的偷情太符合我心中的卡伊模樣了啊啊啊啊啊

給想看的人:P站ID=17383157,「カカイルログ21」的第23張圖,非常之美味^q^



评论(4)
热度(25)
© Sky's the Limi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