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y's the Limit

Silco
Omnivorous, intermittent, and not trustworthy at all.

【X-Men】Before Sunrise 02(EC)


這章讀來有些沉重,不過我只想描寫兩人面對一段殘酷歷史的不同,或許描寫得並不好,但是意外地給這過渡章罩上了一層沉重的陰影...嗯,或許這就是不可避免的傷痛吧。

請笑納。



02

 

Erik不太確定自己為什麼同這個傻兮兮的英國人下了車,其實從柏林到漢堡只要短短的兩個小時,但第一次,好奇心主宰了身體,而非理智。或許是因為他跟自己聊永恆之王的時候那天真的樣子,或者他提著行李的樣子看起來像是第一次搭訕女孩的青春期少年,又或是對方那對藍色的眼睛,渴望地盯著他,像澄澈的天空。

誰小時候沒有被天空吸引過?

他說服自己偶爾也需要散散心。

 


「這還挺怪的。」他們一起走出月台以後,走向寄行李的地方,Charles突然間在填單子的時候笑了出來「誘拐一個陌生人。」

「你說誰誘拐誰?」Erik忍不住回嘴,Charles笑而不答。他注意到窗外強烈的陽光射進玻璃帷幕後,柔和撒在Charles前額,碎髮間落下的陰影隨著Charles動筆而晃著,像調皮的影子自己在那白皙的額上跳躍。然後一對強烈的藍眼睛攫住他。

「我們接下來要去哪?」

Erik聳聳肩,他來過柏林幾次,但都只是為了辦事,他對觀光的興趣貧乏得可憐,他的經紀人抱怨過這一點,沒有一個畫家不喜歡刺激靈感的旅行,但她也不得不承認賣得最好的總是他自己窩在房間裡磨出來的那些。Erik不是那種可以坐在外面寫生一整天的類型,他總是苦思冥想,從他記憶中的一個瞬間取材,然後從一方角落開始細緻描繪,再慢慢向外擴散,最終完成一幅畫。

「不是所有德國人都跟柏林很熟。」

「至少你能看懂這個,」Charles笑著把觀光手冊推到他手上,「我們可以挑個地方隨意逛逛,然後吃點東西,晚點再送你上車。」

「那你呢?」Erik問。

「我的下一班列車凌晨五點開,我想我可能會在火車站過夜吧,幸好現在是夏天。」Charles說,絲毫沒有困擾的樣子。

Erik不甚同意地挑了挑眉,但沒說話,他翻開旅遊手冊向Charles解釋起來,他想他們的時間只夠去一個地方逛逛,然後他就必須上車。最終兩人決定他們要搭車到幾公里外的柏林圍牆紀念館,那是Erik在柏林少數有去過的地方。

天氣很好,公車上的窗開著,送入微風和陽光。他們在公車上繼續爭論著梅林與亞瑟,直到他們發現前方一個老人不友善地盯著他們,他們才發現自己的音量稍嫌大了點,立刻住了嘴。Erik假裝盯回去,惹得Charles失笑。Erik感覺到自己緊抿的嘴角也鬆開來了,慢慢地向兩旁滑開。他趕緊轉向窗外,發現已經到了目的地。

公車很快駛入站裡,他們下了車。Erik很快感覺到一陣肅穆的氣氛蓋過了Charles剛剛帶給他的明媚心情,就像上一次他來的時候一樣。他想歷史的陰影從來沒有放過後人,彷彿那些傷悲就刻在族群共同的記憶中。他不是個多愁善感的人,然而這段歷史總是令他莫名心痛,他知道現在的世界並不會對他猶太人的身分指指點點,但他想這大屠殺的事實或許對每個猶太人都造成了一定的衝擊,無論他們是否有親身經歷過,或者何時知道自己的種族曾經淪落如過街老鼠,這成為了塑造他們性格的一部分。或許現在大多數人對於猶太人的刻板印象從此而來,那些強勢和貪婪,或是狡猾奸詐,難道不是被現實所迫,他們只能選擇成為帶著這些枷鎖的人。

他靜靜地站在圍牆旁,思索著,Charles很快地繞過那一片灰撲撲的牆面加入了他,並注意到他的面容在八月的暖陽下仍然凍如寒霜。

「你還好嗎?」

Erik搖了搖頭,說,「這不是一個好的觀光景點,我猜。」

「我從來不覺得這是一個觀光景點,Erik,我想他是一面歷史的明鏡。」Charles說,帶著一種悲天憫人的天真,「他提醒了我們許多不願意去回想的事情,不願意去面對的傷痕。我有時候會想,無愛是一件多麼可怕的事情,那讓人們變成野獸,或更糟的東西。」

「然而這鏡子卻從來沒有照到對的人身上。」

Charles沒有立刻接話,他皺起眉頭。Erik感到有些愧疚,對於自己如此容易被激怒,或者被自己輕易地就將這些情緒表露給一個陌生人承受所驚訝。但是Charles的皺眉像是在思考要怎麼表達自己,而不是被Erik的情緒困擾,他們之間沒有初見的隔閡,或許在火車上的談天已經破除了那種陌生的尷尬。

「我想你是對的。」Charles慢慢地說,「然而我們仍然要保持我們的信念,或者說是我們的愛。至少我相信,這會改變些甚麼。」

他認真地看著Erik,眼裡的堅定不容置疑,Erik突然感覺有點難堪,他聳了聳肩,移開視線,並不表示同意或反對,「你想到博物館裡去看看嗎,我猜他快關閉了。」

Charles點點頭。他們在館中分開參觀,Erik心神不寧地看著那些歷史照片,想著Charles說的話,一個幾乎是陌生人的人說的話,些許減輕了他心中一直堵著的傷痛。

 


他們參觀到打烊時間,接著坐車回到市中心去。天已經完全黑了,火車站附近的餐廳都塞得滿滿當當,他們隨便找了家咖啡廳吃晚餐,坐在戶外的露天座椅,享受著難得的晚風。人群散落在他們周圍,吵吵嚷嚷的,但也沒有打破他們相對無語的氣氛。

「我很抱歉,」吃完一頓沉默的飯後,Erik幾乎是脫口而出,「我猜我不是一個很好的旅伴。」

「不,我從來不這樣覺得。」Charles微笑,「我很高興這趟旅行的最後有你作陪,我的朋友。不過,我想前往漢堡的車也沒剩幾班了,你需要我送你去火車站嗎?」

Erik點點頭,他們去結了帳,漫步到街上。Erik拿出手機查了火車時刻表,意外地發現今晚已經沒有前往漢堡的車了,今天吹的是甚麼奇怪的風?他皺著眉告知Charles這個討人厭的事實。

「那真是太可惜了。」

Erik必須說,他其實沒有相同的感覺,他只是突然感到有些如釋重負,不用面對離別總是好的。

「那你的工作怎麼辦呢?」Charles問,他們正走到火車站前,Erik走在他的身後,看著這個較為嬌小的男人擔憂地回過頭來。

「其實那不是很重要,只要打電話叫我的同事處理一下就好了。」Erik聳聳肩,其實明天的展覽對他的投資人來說挺重要的,然而他也可以同Charles一樣搭個凌晨的特快車趕到,投資人只是要他本人出現,可沒說他要以甚麼樣子出現。Erik挺確定現在的投資人都喜歡帶著不修邊幅氣質的藝術家,而不是他平常那種一絲不苟的模樣。或許他明天帶著黑眼圈和鬍渣的出現會比以往更受歡迎呢。

Charles看起來鬆了一口氣,再次舒展一個笑容,「那我們接下來要去哪裡呢?」

Erik從旅遊手冊中抬起頭來,「我想我們可以去布蘭登堡門,聽說那裡晚上挺美的。」

 


他們從波茲坦廣場(Potsdamer Platz)出發,在揉合了現代鋼鐵與東方山嶺元素的SonyCenter駐足。Erik也是第一次看到夜晚的柏林,他看著山穹狀的屋頂變換燈光,五彩的微塵隨風落到Charles身上,為他打上一層曖昧的濾鏡。與白天帶著歡快氣氛的英國人不同,此時對方的眉眼間盈滿夜間的溫柔,他正低垂著眼安靜享受周圍熱鬧的氣氛。

Erik原本以為對方是個靜不下來的人,在晚餐時,他一直很緊張,因為對方絲毫沒有提起任何話題,跟在火車上完全不同。但他現在釋懷了,Charles是個貼心的人,他無處不在彰顯這樣的特質,即使在火車上或博物館外,Erik有絲毫冒犯,他也不以為意。而且他一定注意到了自己在博物館異常的沉默,貼心地給予自己許多空間和緩。

或許那個道歉也在對方的意料之中?

Erik不能肯定。



TBC


Charles的狐狸尾巴露出來了?



评论
热度(8)
© Sky's the Limi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