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y's the Limit

Silco
Omnivorous, intermittent, and not trustworthy at all.

【X-Men】Before Sunrise 01(EC)

靈感是來自電影Before Sunrise(中譯:愛在黎明破曉時),看著電影,忍不住想如果是這兩人在這樣的背景下相遇會如何?有一點不切實際的浪漫幻想。

 

01

 

Charles的頭猛力敲上玻璃,他驚醒,然後習慣性地捏了捏自己的鼻樑,眼前窗外飛逝的景象帶給他一陣眩暈,他才想起來自己在火車上,正由布拉格前往柏林。


他剛從一個長假回歸到正常的生活中,要回英國去,柏林是他的轉運站,他要從那裏搭臥鋪夜車經過歐洲大平原到布魯塞爾,再轉搭特快車回倫敦。他是有點不願意回歸那種普通的、乏善可陳的生活,但是人們終究是會被生活追著跑的。他感覺自己最近就有一點,就算是用長假洗滌過了卻仍舊存在的疲乏,然而卻又對此無可奈何。


他的視線由窗子轉到手腕上的錶,意識到車上供餐時間就快結束了,而他飢腸轆轆,離下一站或者下一個供餐鐘點還要不短的時間,他只能選擇踩著點前往餐廳。

 


餐廳裡還有很多空位,而侍者在吧台邊與酒保閒談,Charles隨便揀了個位子坐下,然後招手要點餐。火車上的食物稱不上是美味,但這個假期幾乎讓他要習慣了這樣的空廚,這節列車的水準可以算得了中上,反正他最近的獨居生活吃得也沒有多好。他等著甜點,慢慢啜飲著餐後茶,觀察周圍的旅客。有一對夫婦,兩人面前都只剩下一支空酒杯,他們的手在桌上交疊著,看來含情脈脈。一個父親帶著孩子,溫和地看著他的男孩笨拙地用叉子吃布丁,那個父親手上拿著甜點杓,看來對這頑固的孩子無可奈何。


Charles在心裡微笑,然後侍者走到他身旁。


「先生,我們很抱歉,我們的餐後甜點用完了。」


Charles看向他,再次確認,「沒有了?」


「是的,但如果您希望的話,我們可以再為您送上一杯咖啡作為補償。」


Charles聳聳肩,他也不想為難服務生,畢竟也過了供餐時間,在侍者回到吧檯的路上,一個背對著他的男人叫住了那個侍者,低聲對對方說了幾句。侍者又轉了回來,手裡拿著一塊完好的水果蛋糕。


「嘿,先生,這是前面那位客人退掉的,請問您會想要嗎?當然,那杯咖啡還是會為您送上的。」


Charles當然不會拒絕一個甜點,即使在那一瞬間他心頭閃過各種荒謬的可能性,或許裏頭有毒,他吃下這蛋糕以後就會下肢癱瘓或掉光頭髮等等,但那很快就被他自己否決了。那塊蛋糕很美味,而Charles只覺得自己可能只會因為這塊甜點重個零點幾磅而已。

 



        他回到自己車廂的時候看到了那個把甜點讓給自己的男人,就坐在離他不過兩個座位遠的地方,他便坐到了他對面。


        「嗨,」Charles說,把那個男人的注意力從書本裡拉出來,對方微微抬頭,「我想謝謝你的蛋糕。」


        「不客氣,但確切來說,那並不是我的蛋糕。」那個男人用帶著些微驚訝的冷淡語調回道,他的英文帶著德國腔調,Charles的心突地一跳,那具磁性的低音吸引了他。


        「但還是謝謝你讓給了我,那個蛋糕非常美味。」Charles對那個男人露出微笑,通常會被Raven鄙棄為「自以為性感的教授」的那種微笑。


        不過那個男人不為所動,他只是聳聳肩,然後把視線拉回書本中。Charles不是很會應付冷淡的人,不過他對此很有經驗。


        「你在讀甚麼書?」


        這次,那個男人看向了Charles,而他終於能看清楚對方的長相。對方有一對灰綠色的眼眸、方正的額頭以及一絲不苟的五官,構成了一張淡漠而俊美的臉。他深褐色的頭髮看來是被他肌理分明的手臂梳理到後腦,呈現一個隨意卻又富有魅力的凌亂感。真是完美的對象,Charles想,估計這車廂中有一半以上的人願意跟他來上一發。


他把封面亮給自己看,「T. H. White的永恆之王。」


「喔,哇。」Charles還真的沒料到,一個坐著火車的人會讀這種冗長的小說,並不是說永恆之王很糟,但那對現代人來說是幾乎是本磚頭書了,「所以,這是你當王的教科書嗎?」


Charles對自己衝口而出的,只有他自己覺得的俏皮話不甚滿意,他擺了個鬼臉,那個男人好像有點被這個突兀給逗樂了,但又立刻回復了原本的神情。


「這要看情況。」


他告訴對方他最喜歡的是第一部曲,即使那裡頭充滿了超現實的幻想,但他喜歡梅林帶領小瓦成長的歷程,他覺得那簡直是他理想中的教育。


「而他終究成為了一個好國王。」Charles這麼作結,看見對方不甚同意的眉頭。


「我不覺得他是個好國王,他的王朝最後被推翻了。」


「對,這不代表他不是個好國王,他用信任與愛守護了英格蘭,基本上建立了騎士守則那類的,阻止了一直以來的暴力紛爭,我想這足以使他成為很偉大的國王。」


「我不覺得,他是孤獨的,他有愛與信任,但,那些都不能起作用。」男人說,他似乎被書中的情緒所感染,灰綠色的眼睛蒙上一層陰影,「他的妻子離開他,他的騎士背叛他,最後是陰謀和暴力推翻了他,而他甚至都不能做到去恨。」


「仇恨不是唯一的面對方式。」Charles溫和地說,突然覺得自己好像恢復了教育者的口吻,幸好對方並不在意,開始引述書中其他部分。Charles機敏地跟上,把話題導向書中少有提起的英國灰濛濛的天氣。


他們開始隨意地談天,Charles對這發展感到滿意極了,他們漫無目的的話題很快從書本和天氣輪轉,最後到了身在火車上的原因(基本上是由他引導的,對方負責回答或附和)。Charles告訴他自己剛結束一個長假,要回到英國去。


「我趁著暑假去捷克看看,那裏的生活步調比倫敦慢多了,又有美妙的音樂和建築…雖然我很想留在那裡,但新學期馬上要開始了。」Charles告訴對方,語氣裡帶著些微的落寞,看著Erik笑一笑,「那你呢?噢,別告訴我德國人心血來潮想來趟旅行。」


「你這是種族歧視,」那個男人悶悶地回道,「我去探望我的祖母,她住在波蘭。」


「所以你其實是波蘭人,我很抱歉。」


「不算是,我爸媽是波蘭人,但我是在德國長大的。」對方漫不經心地糾正Charles,眼神飄向窗外,他也隨之看過去,發現周圍的景象變得愈來愈都市化,由告示牌看來他們離柏林不遠了。


「你要在哪裡下車?」Charles問,心裡有些希望他會說柏林。


「我要一路搭回漢堡,我在那裏工作。」對方回道。


「好吧,可惜的是,我要在柏林下車。」Charles嘆了口氣,毫不掩飾自己的失望,他對對方伸出手「很高興認識你,順帶一提,我是Charles。」


「我叫Erik。」


他們搖了搖手,Charles便回到自己座位上,但同時間為自己可惜了起來。他收好行李,又朝Erik望過去,他回到自己的書本裡了,看來不像自己那樣熱情。


可是那又怎麼樣呢,這不過是一次萍水相逢,Charles對自己說。


但可以不只是一次萍水相逢,他心裡另一個聲音告訴他,他下定了決心,一個喜歡永恆之王的性感尤物,這不是天天都能遇得到的。


在Charles還沒準備好之前,他就抓著自己的行李一屁股坐回Erik面前的位子了。


「再一次,嗨。」Charles突然覺得有點緊張,這挺怪的,通常不是被搭訕的那方會焦慮嗎?


「嗨。」Erik回道,他看來有點迷惑,或許他覺得Charles是來作正式道別的,這想法讓Charles自己也覺得有點迷惑。


「我知道這聽起來有點瘋狂,不過,我想你該跟我一起下車,你知道,放鬆甚麼的。」


Erik的表情活像Charles要把他帶下車開個小房間,兩個人並肩坐在床上看脫衣舞孃跳舞似的,Charles只好開口解釋。


「我是說,吃吃東西,閒逛一下,畢竟你從波蘭到這兒的旅途還挺遠的,下車放鬆一下沒甚麼大不了的。」


在看到剛剛Erik的表情以後,Charles已經不抱任何希望,但他還是勉強說完了他要說的話,就盯住Erik看,甚至忘記作出他最擅長的懇求表情。


「…沒問題,走吧」


「好吧,我想也是…等等,甚麼?」Charles本已遺憾地側過頭,但又驚訝地看著Erik站起身來,「我沒預料到這個。」


「還有更多你不知道的呢。」Erik笑了,抓住Charles的手臂,幫助他從座位上站起來。




TBC

评论(2)
热度(14)
© Sky's the Limi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