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y's the Limit

Silco
Omnivorous, intermittent, and not trustworthy at all.

【一拳超人】Till the End We Walk Along(傑琦)

*夾帶了許多私貨的末日梗。

*仍是無敵的老師和徒弟相依為命的故事。

 

這一片沙漠遠比他們原想的要大,就像是這末日相,持續時間長得遠超出他們的想像。

距離他們上一次找到食物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依據傑諾斯早已不準確的估計,大約是十天前了。不過他們還有水,還能走路,食物好像就顯得沒有那麼重要了。

琦玉很慢卻很重地踱著,這在一片沙子裡是最省力的走法,他還想存著體力到達下一個綠洲,即使老天連一個海市蜃樓都不願意施捨給他。因為很少進食的緣故,他的肌肉逐漸地乾癟了,皮膚也因為陽光長時間的照射而出現了不可忽略的皺紋及斑點。他的力量已經不像以前那般強大,但就某種意義上來說,仍是無敵的。

當這世界開始步上毀滅之路的時候,琦玉是頭幾個,也是僅有的幾個了解到事情的不可挽回性的人。也因如此,當他踏進英雄協會並提出他所能想到,最好的解決方法時,沒人能夠理解他的想法。這是世界踏錯的第一步,接下來的發展猶如寫好的劇本,在第一片骨牌被輕輕一碰以後便能見到一整列轟然倒下。但當事態終將以無法可擋之勢襲來時,琦玉仍舊頭一個衝上前,然而事後卻只有他存活下來。

傑諾斯在當時被強制進入了關機程序,回想起來,那是個奇妙的體驗,甚至是對他這樣已經見識過各式各樣光怪陸離現象的生化人而言。就像在某個天災發生時被強制灌了安眠藥,醒來時發現隻身躺在廢墟之中,四周除了自己以外全無生命跡象。這樣的創傷是不可抹滅的,傑諾斯為此接受了琦玉的好幾次強制關機,只是為了能夠讓他冷靜下來,而非對著虛空毫無異議地浪費自身的能量。自從大事件以後,能量成了真正稀缺的資源。

師徒兩人的腦袋裡在想甚麼,從他們的臉上一向很難讀出來,一個是高深莫測的神遊表情,另一個則是已經開始斑駁的鐵皮面,然而兩人的內心時常是同步的,畢竟在這樣的世上,你能真正去思考的題目實在很少。

 

傑諾斯比琦玉要先發現了這個怪人的存在。他並未為此感到沾沾自喜,反而憂愁起來。他相信自己該先一步解決掉對方,然而琦玉會意識到一切不對勁然後很快地自己動手。傑諾斯現在最不願意看到的便是琦玉浪費自己的體力去解決掉敵人,然後要忍受耗盡的體力空洞帶來的苦痛。他暗自在心中咋舌,怪人永遠選在最壞的時機出現。

萬幸的是,這個被留下來的怪人似乎還留有一點清晰的神智,興許是在這無人煙的沙漠中待久了也失去了原先的意識,就這樣放任師徒兩人走過去了。傑諾斯心裡千恩萬謝,琦玉注意到了以後心中帶著一樣的心情,然而兩人皆維持著一號表情。

 

不知道從哪一天開始,怪人不再選擇與英雄正面起衝突。即使是那種由心裡藏著小小邪念、由正常人因緣際會變化為怪人的虎級以下的怪人,也像藏著甚麼計謀的腦袋犯罪者一樣,在遇見英雄前來討伐時也只是閃閃躲躲。這是很奇怪的,然而琦玉在發現以後也只是改了一向趕盡殺絕的態度,這原先在他心裡是構成一副怪人在變異後仍帶著良心的願景。但後來他發現,這些怪人並不是洗刷了自身之惡,反而是在計畫著更大更長遠的未來。

怪人,無論級別,從某一天開始不再頻繁出現於白日之下。同一天,人口失蹤案件的犯罪曲線在各個城市中激升。同時,琦玉注意到了這些現象之下詭異的變化。然後地球毀滅行動真正的開始了。

為了某個不知名的原因,或是集體接收到了大宇宙的電波,怪人開始慢慢掃蕩邊緣城市的普通人類們,他們做得安靜無聲。即使是在資訊這樣發達的年代,訊息從最邊陲的城市傳到中央也已經是兩三個城市被毀滅掉之後的事情了。與此同時,琦玉踏入英雄協會,帶著發言權相對較高的傑諾斯。然而政府不願承認也不願相信,幾乎是關閉了所有視聽,只求他們悄悄處理好所有的事情。

大戰爆發以後,倖存的只有少數英雄,留下的普通人或傷或瘋,整個地球正式成為一顆廢墟。也在這個時候,在進化後第一次嘗到失敗的琦玉開始了尋找希望的旅行。

現在,他們在這沙漠中走著,期望能走到下一個綠洲。

 

END(?)

 

我這篇文原先想探討的只是琦玉身為無敵的人類,在人類這個範疇內終究是有諸多限制的。沒想到後來變得有點…一發不可收拾XD?總之這是一個世界上的邪惡終於壓過少數善類的故事。


评论
热度(10)
© Sky's the Limi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