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y's the Limit

Silco
Omnivorous, intermittent, and not trustworthy at all.

【X-Men】Throughout(EC)

※角色死亡注意

※我想這是重啟後的X-Men系列走上與前三部曲同樣的路以後的樣子

 

Erik從沒在那個下午遲到過,他總是準時出現,嚴肅卻深情的看著Charles。

Charles今天很反常地什麼話也沒有講,而他的老友Erik則同樣一反常態,在他對面說著話,一派輕鬆的樣子。

「我今天帶來了一些梔子花,你知道它們的花語是什麼。」

Erik帶來的花靜靜躺在兩人之間,鮮活、散發初春的氣息,和他們不同。

他們已然老去。或者死去。

 

Erik親吻Charles,後者依舊靜靜的坐在那裡,溫暖的吻落在冰涼的他身上。

Erik拿出乾布拭去墓碑上的灰塵,即使Charles每天都被學校打理得一塵不染,鐵灰色的表面亮得能照出Erik的臉。

Erik很多的習慣都被歲月帶走,但他依舊每個禮拜來見他的老友,每次他仍被那如燦爛星光的吸引力吸引,就算無言,他還是堅持坐在那裡一個下午。

Erik知道他們相處的時間不多了,不像他們還年輕時堅持要貫徹自己目標、分道揚鑣的心情。在過去,他把太多時間用在對付Charles身上,他希望對方能夠理解自己,用盡了一切方法,卻沒想到能停下腳步去看清楚對方的未來藍圖。他並不想重蹈覆轍,然而已經沒有機會了。現在,Erik只想再跟他的老朋友多相處一陣子,畢竟現在只有他記著那些逝去的好時光。

他還想在這裡一會兒,和Charles一起。

 

Erik還記得,最初的最初,Charles和Charles的一切是溫暖他心靈的光芒,他原本以為他和他的溫暖會一直走下去。而當他在海灘上選擇離開Charles的時候,那光轉變成一根刺,狠狠地扎在他心上,深陷心中。Erik選擇用心中唯一的柔軟處包裹它,拔出是徒勞,所以他任由心跟隨每一次呼吸隱隱作痛。Charles走了之後,那刺漸漸腐朽,連帶他的心也跟著心灰意冷。

 

Erik不再關注他的變種人反抗事業了,他交給Raven,只偶而出席那些重要的場合,作為特別嘉賓,對年輕的變種人寄以厚望。而Raven很好地管理著,用不同的方式,輕鬆地將最初那股無謂的怨怒暴虐化為和平。他和Charles花費無數心力灌溉的種子最終在她手上融合並發揚光大。老實說,他想不到更好的結果了。

她真的是Charles的妹妹,他有時候回去看Raven的時候會這麼想。她會陪Erik下西洋棋,帶著一點Charles的影子,像Charles一樣在他耍詐時發現並加以制裁。相似點雖少,但足以讓他心口發疼,所以漸漸地他也同她斷了聯絡,只留了書信往來的問候,夾雜許多絮絮叨叨的舊日回憶。

Raven在最近的一封信中問他,或許今天的美好是由於Charles的犧牲,他的逝去敲響了變種人心中的警鐘,讓這個族群了解到,唯有團結一致才是真正的出路。假使Charles不死,是不是今天我們仍在彼此對立,而終將被外力攻破,自取滅亡?難道我們該慶幸至少他的死帶來了偉大的成功?

Erik不是沒有這麼想過,但這只是他心中最隱密最不堪入目的角落偶爾會冒出頭的念頭。他並不想這麼紀念好友的死亡,但是間歇性地,這想法會突然擊中他的腦袋,簡直像是被心靈控制一樣。他可以理解Raven在思及此時如何地悲傷,這將是他們兩個人分享過最疼痛的事情,但他不能同她一樣被悲傷淹沒,他仍有帶領她的責任感。

他在回信中寫著,我們不能改變已經發生過的事情,我們該接納它們,接受事實的既定性。想想Charles會怎麼說,如果是我們其中任何一個犧牲的話,他只會正視悲傷,然後為了更遠大的福祉奮鬥,終有一天我們的夢會實現的。我不知道Charles的死是不是我們現在所獲得的勝利的代價之一,但我知道,我們得平靜地看待,就像Charles會做的那樣,他不會忘記死者,然而也不會過度沉溺著。

他無法為Charles代言,他的演講功力也沒有Charles好,他沒有那樣溫暖的感染力,但起碼這封信起到一些作用了。Raven緊接著的回覆讓他心裡揪緊了。

 

我幾乎希望你倆是在這樣的年紀相遇。

 

是啊,我也希望。哪一個平行世界中我倆是走向正確的道路,走在彼此身旁。

 

 

 

END

 

2016/5/14

 

我貌似把Charles寫得太…大愛了點,雖然教授幾乎只在兩人的描述中出現。原本的初衷只是想寫寫晚年孤獨的老萬,沒想到後來卻成了這麼一片教誨文,希望結局有拉回主旨來。各位看得愉快。


评论(1)
热度(12)
© Sky's the Limi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