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y's the Limit

Silco
Omnivorous, intermittent, and not trustworthy at all.

【一拳超人】同居三十題:1-5(傑琦)

*(作者想呈現的是)清水溫馨日常向,(然而卻是)平淡無聊日常向

 (萬幸的是有一項對上了)

*大多偏向傑諾斯視角,偶爾有老師視角,皆為第三人稱


 
 

1.相擁入眠

 

琦玉發現夜晚的傑諾斯總是睡得非常不安穩,相反地,他自己則是不動如泰山。這大概是兩人的性格差異的體現,但琦玉想,或許這與傑諾斯的過去脫不了關係。  

事實上,他並不了解這名十九歲少年的心裡世界,即使他們已經生活在一起將近一個月了,彼此還是有許多不熟悉的地方。並不是說琦玉特別在意傑諾斯或是怎的,但身為一個偶爾會被金屬指尖戳到冷醒的可憐傢伙,他還是想要有辦法解決這事兒。 

他打算某天比傑諾斯晚睡。 

這個某天的機會來臨得挺快,琦玉拿晚上做英雄業績比較容易搶到為藉口獨自出去蹓躂了,臨走前不忘命令傑諾斯先睡,回來的時候,傑諾斯果然已經鋪好床睡下了。 

直到凌晨的時候,傑諾斯的睡眠都平順得沒有點動靜,就在琦玉覺得自己也該屈服了的時候,傑諾斯就突然動了起來。 

他先是渾身劇烈地顫了一下,然後緊繃地連他那些金屬關節都發出了聲響。而他的嘴巴同時就緊緊地抿起來,接著張大,雖然沒有發出聲音,不過琦玉看得出來那是他要大叫時才會做出的嘴形。接著傑諾斯一隻手往上舉了起來,做出要勾住什麼的樣子,最後整個人又突然鬆懈下來,頭也歪到一旁。雖然是放鬆的樣子,但他的表情十分痛苦,琦玉想,如果他還是人類,現在必定發了滿身冷汗。 

結果意外地簡單,傑諾斯每天都在做著惡夢。

琦玉可以想見,他是在經歷被他記憶中被那邪惡的機器人拎起又拋下的過程,或許還附帶著他的父母慘死的景象。自然地,這很痛苦,而且沒有辦法根治,因為總是不能從傑諾斯的腦袋抽掉這一段記憶吧。儘管琦玉力量再強大,面對心魔也只是個束手無策的普通人。 

不過他或許還能利用傑諾斯對他的信賴成點事。

  

第二天晚上,傑諾斯一如往常鋪好了床,琦玉甚至沒有像往常一樣堅持把兩人的被褟拉開一點距離。不過當兩人睡下以後,傑諾斯卻大叫起來。

「老...老師!」

琦玉牢牢抱住傑諾斯,就好像後者不是全身上下百分之八十都是由金屬構成的改造人,而是填充著棉花芯的等身抱枕那樣。傑諾斯緊張得一塌糊塗,整個人暈乎乎地,腦袋似乎因為運轉過度發熱了。然而琦玉只是不耐煩地催促他快點睡覺,隔天還得起個大早到J市的超市搶大特賣呢 !

「您這樣我實在很難睡著啊!而且我睡相很差的!」傑諾斯這麼抗議著。

琦玉想了一會兒,「不這樣的話,你要是掉下來,我要怎麼接住你呢?」

 

 
 

2.一同外出購物

 

幾乎成了常態了,傑諾斯數不清幾次老師出門帶回食材卻沒用掉半枚硬幣,錢包的重量還是一樣。他相信老師是不會作出偷拐搶騙這類不正義之事的,因此某天決定偷偷跟著出門一探究竟。

殞石侵襲後的Z市變得比之前要荒涼,所以琦玉要趕特賣的話勢必得到隔壁的城市去。傑諾斯盯著老師走到巷口,一個眨眼就突然失去了對方的行蹤。他跳到半空找,發現老師是遇上怪人了。 

那是一個狼級別的怪人,很明顯地,是一個吃了太多白菜而心生怨懟的白菜人。 

怪人已經結束了開場白,擺出了戰鬥的姿態。他的菜葉看起來非常新鮮,應該是剛變異不久,沒有甚麼經驗,所以傑諾斯覺得老師一定可以輕鬆地應付過去,一如往常,一拳結束這場戰鬥。 

沒想到,琦玉的表情異常肅穆。 

難道看起來越弱小的敵人越需要全力以赴嗎?傑諾斯發覺自己把敵人想得太單純了,這就是所謂的身教吧,果然老師就算不親口教授任何的秘訣,平時也是孜孜不倦地身體力行這世上的正義呢。 

傑諾斯打開錄影設備,拿出筆記本備著,這一次,他一定可以發現老師的強大背後藏著甚麼秘密吧。 

琦玉鄭重地開口問了怪人一句話,怪人氣急敗壞地衝了過去,接著傑諾斯又找不著他了,眼前只有一根光溜溜的白菜芯獨自在街上發楞。 

那景象很滑稽,然而傑諾斯的筆卻只能停下來。他覺得一頭霧水。 

他跳下去嘗試在街上料理好那根菜芯,不過最後那怪人只是成了一堆灰燼。這關係到火侯的功夫吧,他果然還要加強訓練,他一邊這麼想一邊速速離去,不想搶了老師的光彩。 

傑諾斯在Z市晃蕩一陣子尋找琦玉未果,只好垂頭喪氣地回到他們倆的租屋處。這一間小小的公寓分室如今可以稱作他的家了,他不只為老師分擔了一部分的租金,還從老師手上拿到一份鑰匙。然而這只是小小的里程碑,他心底抱著希望,希望老師可以正式告訴自己,這就是他們兩個人的家。 

傑諾斯有一點懊惱地轉開門鎖,卻發現沒有鎖上。打開門,發現琦玉已經回到家了,正在努力切著菜。 

「老師!您是什麼時候回來的?」 

「是傑諾斯啊,快過來幫忙燒水吧。晚餐吃白菜鍋可以嗎?這可是有機白菜哦!」 

「當然可以,跟老師一起的話,吃甚麼都好。」 

 
 
 

3.半夜一起看恐怖電影

 

「啊,找到了。」 

琦玉開心地舉起一片DVD朝著傑諾斯揮了揮,後者停止用電子眼掃描前方一整櫃的DVD,有一點喪氣地走到琦玉身邊,他沒有想到自己多了後天上的優勢還會在找DVD的比賽中輸給老師。 

「外星人VS跟蹤狂2?這個...好看嗎?」撇去別的不提,譬如說這樣的電影鎖定的客群都是怎麼樣的人這樣的問題,老師看電影的品味或許也是關鍵啊! 

「這個的前一集很好看哦!」 

「...那麼,這是關於甚麼的電影呢?」片名一定是偽裝而已,劇情一定藏著更深的意義吧! 

「就跟片名講的一樣,是個外星人被跟蹤狂纏上的故事。」 

「是、是嗎?」

 面對著這些深遠而不可探究的、老師的秘密,傑諾斯常常覺得有些無力,然而他只能靠自己的解讀來更加了解老師,孜孜不倦是他的優點之一。

 不過,今天琦玉給了他一點線索。 

「不可以小看跟蹤狂,他們是很可怕的。」 

「這麼說,老師有遇過跟蹤狂嗎?」 

「有啊。」琦玉很爽朗地回道,接著突然變得很陰沉「他,還吃了我的薯條。」 

「薯條?」 

「就是那根最長的薯條啊!」

 
 


他們半夜才開始看那部租來的電影。 

下午,就在傑諾斯思考著薯條和跟蹤狂間的連結,一邊跟著琦玉踏出影帶出租店時,幾個怪人突然出現。他們當然是順利解決了,但也因此錯過了超市大特賣,情急之下,傑諾斯查到了隔壁市的限時特賣,接著便是一陣奔波。

他們回到家裡。即使是英雄,也沒辦法免掉繁瑣的家務,傑諾斯後來發現這麼忙著,就到了半夜。 

即使時間很晚了,他們還是決定一起把那部片看掉。  

 

傑諾斯發現老師在看影片的時候,專注到眼睛是不眨的,這行為帶著孩子氣的可愛,但傑諾斯立刻想到,或許是老師眨眼的速度快得他就算有電子眼也偵察不到。這麼想著,他又拿出筆記來了。 

「傑諾斯,專心看片。」琦玉不用轉過頭都能知道傑諾斯拿出筆記的原因是那些沙沙聲實在太明顯了。吵到他看片的行為一律禁止。 

「...是的,老師。」傑諾斯只好拚命把他剛剛想到的資訊記在記憶體裡,事實上這有點危險,一些關於老師的資訊很容易被主機歸類到暫存區然後刪除。 


這部電影的劇情真的就如同片名所說,是個跟蹤狂瘋狂愛慕外星人的故事,前一集外星人好不容易靠著飛離地球擺脫了那個女生,接下來卻是淪落到被屹立不搖的女孩乘著自己研發的太空船追著跑的命運。事實上他覺得這景象似曾相識,彷彿就是老師被那噁心的忍者追著跑的樣子。 

終於,電影在女孩宣誓一定要抓住外星人的心的聲音中結束。 

「好像還會有續集呢。」琦玉終於眨了今天第一下眼睛——假設先前傑諾斯看不到的不存在的話。 

「是呢。」 

琦玉難得地打了個大哈欠,「跟蹤狂真是可怕,這樣下去,這個系列是不會有盡頭的吧。」 

「或許結尾就是外星人把女孩給做掉了。」 

「或許吧,我之前也把跟蹤我的怪人給了結了。」

「老師一直沒有說那是個怎樣的怪人呢。」 

「怎麼樣的怪人啊...跟蹤的技巧很好,從來不會讓我發現,就算埋伏著也抓不到,不過,最後因為被偷了一根薯條所以逮到機會就把他制裁了。」琦玉很普通地說著,「在打擊了這麼多犯罪之後,被怨恨也是理所當然的,傑諾斯你也要小心,別讓長根的薯條被偷走啊。」 

「...老師您對薯條的執念還真是深啊...」這麼說來,他好像有一根做過防腐處理的薯條...好像就跟老師有關呢,回頭查查自己的筆記好了。 

今天就在,絲毫沒有體認到自己徒弟就是對著自己抱著扭曲愛意的跟蹤狂的琦玉和同樣對自己是否就是跟蹤狂這件事沒有任何懷疑的傑諾斯對於薯條的討論中漸漸亮起來了。

  

 
 

4.一方的起床氣 

 

傑諾斯的一天始於琦玉的一擊。

通常這樣一下就能把他從休眠模式中敲醒,把內建鬧鈴關掉然後進入備戰狀態,而他跳起來的震動聲會把琦玉徹底吵醒,兩人再開始早上的例行公事,刷牙洗臉之類。 

自從琦玉發現傑諾斯兼有鬧鈴功能以後,他便懶得再買新鬧鐘了,只是每晚睡前都讓傑諾斯設一個起床時間。通常是早上九點,朝日新聞的播放時間。

傑諾斯可說是樂此不疲,這樣小小的託付可說是成為老師生活中不可或缺部分的一大步。 

雖然琦玉第一次把傑諾斯當鬧鐘的嘗試是巨大的成功,但也使自家徒弟不得不進廠維修一趟。

 

這一次回去,博士幫傑諾斯的面部做了很大的更動。內部機制能承受的衝擊力道提升了五十個百分點,外表覆蓋著的人造皮組織也增厚,加上分層,就像真人的皮膚那樣。博士沒想到傑諾斯的面部也需要這麼大的心力去做變動,因為以人類的慣性來說,在遭遇到危險的時候,首要保護的就是面部和頭部。 

傑諾斯的回答是這樣的,這是琦玉老師的早晨教誨,他不想躲。 

「早晨教誨?」 

「是的,這都是為了教導我無時無刻不得鬆懈的道理,老師才這麼做的。我相信,老師他一定也不願意下重手。」 

「...這位老師還真是用心良苦呢...」博士這麼感慨著,而你也是個用心的孩子,雖然用錯了地方。 

「那還用說,琦玉老師是最棒的老師 ! 」 

 

在和博士分享過老師和他的同居...更正,該說是他自己在老師門下充實的求學過程以後,因為看著對方的臉色越來越差,便主動提議要回去。博士少見地沒有慰留,簡直是從他身邊落荒而逃。

他想博士真的已經很累了,那表情黑得就像和他出門一整天的老師。 

 

等著傑諾斯回家的是少了鬧鐘,熟睡了一整天的琦玉。 

幸好今天沒有要打工,也沒有出現值得老師對付的怪人,傑諾斯這麼想著,叫醒了老師。 

「傑諾斯...啊,已經這麼晚啦,為什麼不叫醒我?」 

「看老師睡得很熟所以...」 

「竟然是因為那麼幼稚的理由...等等,這樣不就錯過今天的超市特賣了嗎?果然小孩子是不懂大人搶大特賣的心情啊...」 

抵擋著琦玉偶發碎念的傑諾斯默默地開始做起了今天的家務,他絕不會承認的是,他心底有一大部分覺得,剛睡醒的老師就和小孩子一樣不可理喻。


 
 

5.做飯 


琦玉的飲食起居是很固定的。不易腐壞的咖哩,易煮的烏冬麵,只要有滾水和食材就成的火鍋還有家庭餐館最便宜的餐無止盡地交替輪流著。不過自從傑諾斯搬進他家以後,事情開始起了一點變化。

傑諾斯做的飯很好吃,琦玉總懷疑他以前可能是廚師的兒子或什麼的。不過真相是傑諾斯很珍惜博士特別設計出來留給他的,與一般人無異的飲食能力,所以他總想辦法讓自己多享受一點。給琦玉吃好一點就是後話了。 

不過即使是琦玉這麼懶的人,也不好意思一直給徒弟做飯,通常一三五是琦玉,二四六是傑諾斯,可以的話,他們星期天會到家庭餐館吃飯。 

 

星期二,傑諾斯剛從博士那裏修繕完畢歸來,晚餐時間端出了兩個罩著蓋子的托盤。

琦玉很期待地掀開了蓋子。 

「...這是甚麼?」 

「晚餐啊老師!」 

「不,我是問這裏面放了甚麼?」 

「秋刀魚,培根,洋蔥,蛋......」 

「秋刀魚...傑諾斯你很討厭吃魚嗎?」  

「我很喜歡啊。」傑諾斯看起來很真誠。 

「那你怎麼把他們做成這個樣子呢,我好像...好像還可以聽見牠們臨死前的呼喊啊!」琦玉指著盤子裡的料理道。 

「這便是這道菜的樣子啊,老師。」傑諾斯有點疑惑地說「仰望星空派就是長這個樣子。不過,老師您竟然還能聽見牠們的呼喊…真不愧是老師啊…」

琦玉自動屏蔽了傑諾斯的筆記聲,他正認真地思考,是不是前幾天那場對上深海人的失敗使得傑諾斯腦子不正常了呢? 

「傑諾斯,如果你有關於魚的煩惱,儘管說出來沒關係的。」琦玉相信說出這句話的自己看起來一定發著光,而且不,不是因為沒有頭髮的緣故。 

「…這個嘛,的確是有。」傑諾斯思考了一陣子,艱難地開口「要是以後常常吃魚的話,老師受得了嗎?」 

傑諾斯果然對那場對決耿耿於懷啊,琦玉這麼想道,爽朗地回著,「當然啊,我很喜歡吃魚的!」 

「在我研究過後發現,魚肉啊,滋陰補陽,對人體的上邊和下邊都很好,對老師一定有幫助的!」 

「…我說傑諾斯啊,你是指,甚麼上邊和甚麼下邊?」滋陰補陽這句話是哪裡聽來的?難道博士的教育方法出了甚麼差錯嗎?不不不,傑諾斯的腦袋才不可能這麼汙穢的。 

「該長頭髮的上邊和該長肌肉的下邊啊老師!」

 
 
 

TBC

 
 
 



评论(7)
热度(71)
© Sky's the Limit | Powered by LOFTER